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美食

荷塘逆袭UFO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年07月14日 栏目:美食

(一)   “旅客同志们,大家早上好!欢迎乘坐飞往A国的MH***航班……”凌晨两点多,繁星点点,微风习习,空中小姐温柔的话语婉如百灵

(一)   “旅客同志们,大家早上好!欢迎乘坐飞往A国的MH***航班……”凌晨两点多,繁星点点,微风习习,空中小姐温柔的话语婉如百灵鸟鸣唱,萦绕在略显宽阔的机舱内。   飞机上四百多个座位,两百多位乘客井然有序坐在飞机上,一个个喜笑颜开。他们大部分是去A国搞学术交流的,其中有画家、教育家、医学家,还有去A国旅游的普通老百姓。   “嗡嗡嗡……”飞机恰如一只翱翔的老鹰,恍着耀眼的绿光飞上了夜空。   “嗖,嗖,嗖……”凌晨三点,三道绿色的强光从机舱后舱扫射到前舱,如刀光剑影般,惊醒了昏昏入睡的乘客。   “@#&@#&……”一连串“柬埔寨”式的话语,叽里呱啦,不知所云。   “哇!UFO?爱老虎油!”刘洋一声惊呼,激动得手舞足蹈。他是和同班同学王海一起参加高中生漫画比赛回来的,一等奖的奖杯安静地躺在他的旅行箱里呢。   “OMG,外星人?!”王海一阵惊喜,连忙拿出照相机“咔嚓咔嚓”。   “呜哇,呜哇,怕,怕,怕!”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吓得捂着双眼,钻到妈妈温暖的怀里。   “啊?外星人?吃人来了?”   “哪里,哪里?”   “骗人吧?”   “真的啊?”   ……   顿时,机舱内议论纷纷,一片嘈杂。   “嗖嗖嗖……”正当乘客们半信半疑的时候,三个着绿衣服的怪物,在机舱内幽灵般飘过来,飘过去,血红的舌头一伸一缩,三角眼一睁一闭,嘴巴一张一合,全身恍着幽幽的绿光,样子甚是恐怖,比传说中的吸血鬼还吸血鬼。   “请大家,不要惊慌,这是放的幻灯片。”空中小姐先前的淡定荡然无存,浑身筛糠似地抖动,连喉咙都在打颤。   “@#&@#&……”又是一连串“柬埔寨”式的话语,像从天国飘来的靡靡之音,令人全身起鸡皮疙瘩。   “哦,不!请,大家拿好降落伞,外星人……”机长的话卡在了半路上。   真是奇怪了,空中小姐前一秒说是幻灯片,机长后一秒说有外星人,到底谁说得正确?   “嗖”正当大家面面相觑时,长着一对弯弯羚羊角的怪物在一丈开外弹出他的魔爪,掐住了机长的喉咙。   “悉悉索索”像腹部蛇一样红红的舌头似乎从机长的腋窝里扭扭捏捏伸出来,又迅速弹回去,舌头上还长了一对滴溜溜的绿眼珠子,没有眼睑,猥琐得再也不能猥琐了,恐怖得再也不能恐怖了!   “哇!好好玩啊,他,他被魔化了捏!”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蹭地站到凳子上,拍起手来。   “嗖”另一个长着三条螺旋腿的怪物从两个招风耳里弹出两粒火红的弹珠,不偏不倚弹到机长的头上。   “刺啦,刺啦,喷……”机长头上火花四溅,灿烂的瞬间像极了浏阳花炮的天女散花。   “哗啦,哗啦……”火花稍瞬即逝,机长伟岸的身躯一瞬间“土崩瓦解”,像稀泥一样瘫在驾驶室,白皙的双手变成了“乌龟爪”,鲢鱼嘴歪到了外婆家,鱼泡眼鼓出了眼眶。   “嗡,嗡嗡,嗡……呜……”飞机就像断了线的风筝,在空中翻着跟斗。   “救命啊!”   “快跑啊!”   “打开机舱逃命啊!”   大家哭的哭,喊的喊,叫的叫,钻的钻坐凳下,躲的躲厕所里……乌七八糟的场面,感觉世界末日就要来临。   “我靠,外星人侵袭地球的来了,大家还不快快团结起来对付他们,当缩头乌龟的只有等死啊!”关键时刻,王海举起相机,朝怪物头上砸去。   “吸溜,吸溜……”一只后面长了四个眼睛的怪物,立马来个180度转身,张开血盆大嘴,相机瞬间变成透明的液体,吸进了他圆鼓鼓的肚子里,肚肚变成了一面透明的镜子,将整个机舱照得一览无遗。   “咻,咻”魔镜聚集成一束白色的强光,直射王海的眼睛,眼睛秒杀成两个黑洞洞,眼珠子垂挂在僵硬的脸颊上,恍着绿光。   “啊,晕!”刘洋惊恐得嘴巴张成了O型,呆若木鸡。   他口口声声说爱UFO,可真正见了UFO就变成了名副其实的“叶公好龙”?   “乒乒乓乓”大家拿的拿鞋子,举的举拳头,扛的扛旅行箱……拼劲全力向三个怪物扑打过去。   “嗖,嗖,嗖”三个怪物不约而同伸出锋利的魔爪,“噼里啪啦”秋风扫落叶般扫射,乘客们“稀里哗啦”应声倒地。   “哎呦,哎呦”呻吟声此起彼伏,少的少了胳膊,缺的缺了大腿,眼珠子、手指头……全都恍着绿光满舱飞,现场惨不忍睹,令人毛骨悚然!   “喂,喂喂,机长,听到了请回答,到底出了什么事……”机长的耳机里传出地面机场工作人员的询问。   “嗖嗖”长着猩猩鼻的怪物从鼻孔里喷出两股蓝色的电流,“咔嚓”一下冒出蓝色的火焰,耳机化成一股袅袅青烟,钻进了机长的朝天鼻里。   机长两只牛眼睛鼓出来,悬挂在脸上,没了气息。   飞机与地面彻底失去了联系。   “嗡——嗡——呜——”飞机越飞越低,发出刺耳的轰鸣声。   “轰隆!”一声巨响,飞机撞上了珠穆朗玛峰的山尖尖,折断了左半边的翅膀,急速下坠,下坠……   “咕噜,咕噜……”旋即,飞机坠入了汪洋大海。   “扑通,扑通……”呼呼睡觉的大鲸鱼跳起老高,张开拱形的大嘴,“啊呜”一口,囫囵吞枣将飞机吞进肚肚。   “啊——呸——”无奈消化不良,飞机像火箭一样弹出了鲸鱼嘴,“哐当”一声,“落地生根”于蓝蓝的海底。      (二)   “我的未来不是梦~我的心跟着希望在动~”刘洋脑袋晕晕沉沉,感觉时间过了一个世纪,睁开眼睛,躺在温暖的床上,哼着他喜欢的《我的未来不是梦》。   蓝色的床铺,蓝色的天花板,蓝色的空气,蓝色的花朵……刘洋的眼里恍着浪漫的蓝色,仿佛在蓝色的世界里做着蓝色的美梦。   “@#&@#&……”“柬埔寨”式的话语刺激着刘洋的耳膜。   “啊?这是哪里?”刘洋瞬间从天上掉到地上,吓出一身冷汗。   他擦亮眼睛,循声望去,恍惚间看见一个着土黄色的老妇人扭着肥屁屁,向他挤眉弄眼,卖弄风骚。而后,撅起鸡屁股眼一样的嘴巴,“吧唧,吧唧,吧唧!”重重地印在他痉挛的脸上、额头上、鼻尖上。   “不要,不要!”刘洋有些失魂落魄,尿尿“嘘嘘”,不自觉地从三角裤里溢出来,一股浓烈的尿骚味直钻鼻孔,他“哇”的一声,差点呕出来,捂着绯红的脸蛋,将头埋到蓝色的被窝里。   “@#&@#&……”   “完了,完了!被外星人绑架了。”刘洋自言自语间,一双温柔的手伸向了他的裤裆,摸到他那两个滚烫的“鹌鹑蛋”,一顿揉搓……他“绣花针“一样的“麻雀雀”像气球一样吹起来,变成了粗壮的火腿肠,不自觉地昂首挺立,不能自已……   “嘻嘻嘻嘻……”   他听到的除了“柬埔寨”式的语言,就是“柬埔寨”式的淫笑,淫笑声越来越远,外星人抽出那双“咸猪手”,一晃悠间了无踪影。   “喂,刘洋,我是王海,这个美女是外星人,你不能中招啊,她会把你当‘荤菜’吃了,你就成了她发泄的武器,外星人也是有欲望的。”刘洋的耳朵里飘来王海蚊蝇似的嗡嗡声,“你知道吗?我们的飞机就是被这些外星人劫持了,沉到了海底,这里是外星人驻扎的地方,他们给我和其他人注射了‘缩小剂’,我们都变成了一只只小蚊蝇,然后把我们装到一个紫色的瓶子里,幸好我反应快,在他们塞瓶盖的那一秒,趁机逃出来,躲到了瓶盖的缝隙里,寻机钻到了你耳廓那个小洞洞里。至于他们为什么没把你变小,也许这个领头的外星人垂涎你的美貌,你的气质,还是你那一句‘爱老虎油’?想不到你耳廓上这个针孔的小洞洞,关键时刻起了作用,被我当成了护身符,不过嘛,洞洞里面的脓虽然有点酸臭气,但还是勉强能养活我,我舌子舔一舔就可以饱一天,哈哈……你知道你昏睡了多久吗?七七四十九天了。”   “嗨,你还笑得出?我哭都来不及呢!我右耳廓这个小洞洞,是家族遗传的,我一直不喜欢它,小时候只想拿泥巴堵住它,可洞洞太秀气了,现在倒好,成了你的避难所,呜呜,我想回家啊!”刘洋撇着嘴巴嘀嘀咕咕,眼泪水却在眼眶里打转转。   “嘘,傻子,告诉你,什么都别说,外星人精得很,一旦发现我的踪迹,我们都必死无疑,听见没?见机行事,想办法救出装在瓶子里的乘客,我们都要回家。”王海急得从小洞洞里跳出来,“喏,我观察了好久,这个‘宫殿’的右手边有一张一人宽的紫色的门,只有这个外星人可以进去,她每次进去之前都要从你身上舔食一番,在你身上揩油,摸摸你那半生不熟的‘鹌鹑蛋’,闻闻你的尿骚气味,然后从口里喷出一股蓝色的火花,一把红色的心型钥匙从她口里打着罗旋转弹向那张紫色的门,身子一晃,变成一片枯黄的树叶摇摇晃晃飘了进去……不一会儿,一片草绿色的树叶‘嗖’地从紫色门里飞出来,晃悠间变成了一个美丽动人的少妇,凹凸有致,分外养眼!一群长着三头六臂的外星人低眉顺眼围着她转,她却把头昂得高高的,鼻子底下‘哼哼’,一脚将他们踹到了角落弯里,扑到你的怀里舔食着你的香唇,抚摸你的‘鹌鹑蛋’……”   “窸窸窣窣”猛不丁,蓝色的被子掀了个底朝天,那群三头六臂的外星人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绿绿的眼珠子360度旋转,变色龙一样,立马变成火红的火苗,“窜窜窜”一齐射向刘洋的眼睛。   “呜啊,不要啊!”刘洋的呼救声掩盖了王海的蚊蝇声,吓得一骨碌滚到了床底下。   “嗖嗖嗖……”说时迟,那时快,一束束紫色的鲜花从天而降,一个个外星人随着鲜花天旋地转般打着转转,“吧唧吧唧”像稀泥一样跌落到蓝色的地板上。   “@#&@#&……”鬼哭狼嚎中,那群稀泥一样的外星人弓起背,像弹簧一样弹起来,“嗖”地一声一齐弹向右侧门那位亭亭玉立的美少妇。   “@#&@#&……”妩媚的美少妇立马变成满脸皱纹的老太婆。原来那群外星人吃醋了,趁他们的领头人进去补充能量的时候,合谋收拾刘洋这个“夺人所爱”的小子。   “哈哈,刘洋,他们起内讧了,我们见机行事,一定要溜到右侧那个密室去,紫色玻璃瓶子就在密室里,那里关着我们的同胞,我们要想办法救他们出来。”王海激动得跳出来,爬到刘洋的鼻子尖尖上。   “啊——啾——”刘洋一个大大的喷嚏,鼻涕虫流到了下巴底下。   “嗨,刘洋你这小子,抓着我干什么?放手啊……”王海一不小心跌落到刘洋的鼻涕虫上,扑扇着他那小小的翅膀,鼻涕虫却像磁铁一样稳稳地吸住了他,让他欲罢不能,欲哭无泪!   “啊——啾——啊——啾——”刘洋一连串的喷嚏,不经意间又将王海喷到了下巴上。   “哎呦,哎呦……”王海一边扑扇着翅膀,一边哎呦喧天,好不容易飞到刘洋的耳廓小洞洞里“你,‘害死’我没好处?快爬起来,看看外面的动静,抓住机会。”   刘洋慢慢探出头来,只见一群外星人围攻一位弯腰驼背的老太婆。   “我的妈呀,怎么能这样?”刘洋使出吃奶的力气,一声吆喝,“岂有此理,欺负老弱病残!”   “刘洋,这个老太婆就是他们的头,不要心慈手软。快,快,床头柜上紫色的瓶子里还有一粒仙丹,赶快吃了,增强能量的,这个老太婆抓我们来就是炼仙丹的,她几乎每隔一天要炼一颗仙丹,一粒仙丹就是一个人的心脏,你算算,多少人的生命葬送在她手上?他现在还没吃我们中国人,估计快轮到了。”王海提醒刘洋。   “不要,不要,我不吃!”想到吃人的心脏炼成了仙丹,刘洋捂着眼睛,嘴巴一瘪,“哇”地一声就要哭出来。他在哭泣和一起他坐飞机的同胞们;哭泣疼爱他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哭泣喜欢他老师,爱护他的同学……   “不要犹豫了,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趁老太婆没恢复元气之前赶快吃了。”黄海急得直跺脚,结果脚底踩空,悬在刘洋那根失去光泽的头发上荡着秋千,“快,快吃,几百条人命掌握在你手里,你难道见死不救吗?那个老太婆吃完他们就吃你了,你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等着你回家啊!”   “我吃,我吃,我就吃!”刘洋抓起紫色瓶子,倒出仙丹,仙丹竟然跳入他的口中,直接滑入喉咙里,连什么滋味都不知道。 共 613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济南红绘医院
哈尔滨专治男科医院哪家好
云南哪家治疗癫痫病医院好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