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健康

甘肃欲建陆上三峡可能致电网崩溃

2019年06月13日 栏目:健康

甘肃欲建陆上三峡 可能致电崩溃 中心 ()酒泉该不该建“陆上三峡”文/童岱“世界各国有一个不成文的共识,就是风能发电的电量比

甘肃欲建陆上三峡 可能致电崩溃 中心 ()

酒泉该不该建“陆上三峡”

文/童岱

“世界各国有一个不成文的共识,就是风能发电的电量比例不能超过总发电量的5%,一旦超过这个比例就可能造成电不稳定。”

一个“陆上三峡”要在酒泉开建了!

今年5月初,甘肃发改委带着一份分量十足的规划报告来到北京,将它交给中国水电水利规划设计总院进行审查。这份报告是中国水电顾问集团西北勘测设计研究院于4月20日编制完成的,内容关于在甘肃酒泉实施千万千瓦级风电基地,目标是要“建设河西风电走廊,再造西部陆上三峡”。

5月4日,甘肃省发改委透露,规划报告通过了,正式提出将在酒泉实施千万千瓦级风电基地的战略构想。

“如果甘肃酒泉将这个构想变为现实,这里将会是国内规模的风力发电基地,并且能够缓解华北、华东地区用电紧张的问题。”华夏风力发电信息总监苗海龙对《北京科技报》说。

这是国家继西气东输、西油东输、西电东送和青藏铁路之后,西部大开发的又一标志性工程。

事实上,有这个构想的,不仅仅是甘肃一个省。苗海龙说,“在今年年初,国家发改委就提出未来一段时期内,将在甘肃、内蒙以及苏沪地区(江苏、上海)建立3个千万千瓦级的大型风力发电基地。”

我国风能资源丰富,主要集中于西北、东北、东部沿海地区,加上西部、东南沿海地区,可开发利用的风能储量约10亿千瓦。其中,内蒙古约占全国风能资源储量的40%,居全国首位。截至到2008年5月初,内蒙古风电装机已达180万千瓦,超过甘肃省的50万千瓦,列位。

甘肃酒泉是中国风能资源丰富的地区之一。它所辖的瓜州县被称为“世界风库”,玉门则被称为“风口”。

“目前甘肃酒泉已经在着手建立3个大型的风电站,每个电站的装机容量都将在20万千瓦以上。”中国科学院电工研究所研究员李建林说。酒泉风电基地提出,要在2010年达到380万千瓦的装机容量;2020年达到1065万千瓦的目标。他认为,“这是可行的”。

然而,北京交通大学电气工程学院副院长姜久春却有着不同的意见。“甘肃酒泉现有的电根本承载不了千万千瓦级的大型风电基地!”他一针见血地指出,不仅是甘肃,还有内蒙等地的区域性电已经十分脆弱。

姜久春说,很多设备都相对老化,而风力发电的电量又不像火电站、水电站那么稳定,很容易造成局部电崩溃。在大力发展风电基地的同时,如果不加大对电的投入,区域性电就会受到严重威胁;一旦出现问题,造成大面积停电,后果不堪设想。

2005年5月,莫斯科就因电设备老化发生过大停电事件。43条地铁线路中断了运行;莫斯科街上,236个交通信号灯熄灭了,引发了一系列交通事故,交通拥堵严重;约一半地区的工业生产和商业活动陷入瘫痪……停电地区,空调停运,居民抢购饮用水,出租车提价,社会秩序一片混乱。

大停电造成的损失至少10亿美元。

除了电设备老化,电电量的调度也非常棘手。“建立千万千瓦级的风电基地,必将使区域性电的电量大大增加,对电系统来说是严峻的考验。”姜久春分析说,电量的增加必然要求电量的调度非常完善。“电是一种非常特殊的商品,生产出来必须马上输送出去。可以说,生产、流通、消费几乎是同时的。如果因为电建设没有跟上,就会出现发出来的电送不出去,产生‘窝电’现象,电便将不堪重负而崩溃。”

而李建林说,酒泉在新建的3个大型风电场中都各自配备了一个330千伏的变电场,风电站发出来的电流都将通过这3个变电场进入当地电,当地电又将并入国家电,可以完成对电量的调度。

“风力发电在我国还太年轻,还有很多的问题亟待解决。这些问题不解决,建立千万千瓦级的大型风电基地就只能是奢望。”苗海龙说。

我国个风力发电场是于1986年4月在山东荣城并发电的。截止2007年末,我国以605万千瓦总装机容量在世界风电装机容量排名榜上列第五位。位列的德国,总装机容量为2200余万千瓦。

在我国风能资源丰富的城市,有这样一种现象:看到风力发电前景广阔后,很多私营企业纷纷投入资金,占据大片风能资源的地皮。然而,风电机组的投资成本太高,终使这些企业没有实力开设风电场。于是,大片土地闲置了。占地不开发正是需要解决的一个问题。

“这样的例子太多太多!全国各地都有,比如河北的张家口、内蒙古的乌兰查木……特别是内蒙古的问题为突出。”苗海龙言语之中透着痛惜。

而技术上的瓶颈,也羁绊着我国的风力发电。“我国的风力发电设备中,‘中国制造’比例已经超过70%,但大型设备中的关键零部件是从国外进口的,相关技术我们仅仅处于研究阶段。”姜久春说。

苗海龙介绍,我国目前使用的设备大多单机容量为1.5兆瓦,我国已经掌握了其生产技术。相比之下,德国、西班牙、丹麦等国普遍采用的是单机容量为兆瓦的设备。要建造千万千瓦级的风电基地,肯定要使用单机容量为2兆瓦以上的设备。但从国外进口,又加大了投资成本。

姜久春介绍,世界各国有一个不成文的共识,就是风能发电的电量比例不能超过总发电量的5%,一旦超过这个比例就可能造成电不稳定,尽管目前还没有那个国家出现因风能发电造成电崩溃的事件。

在众多发展风能发电的国家中,丹麦是一个特例,风力发电总量占了20%。姜久春说,这是因为欧洲各国的电是相通的,而且维护得非常好,丹麦的风力发电技术也处于,所以这个特例并不奇怪。

“在酒泉建立千万千瓦级的风电基地,必然造成该区域电的不稳定电量大增,应该建造一些火电场来调节控制风电的不稳定因素。”姜久春说。

对此,李建林有些不认同。他说,现在我国风电场中的主流设备不再是以前的老式设备,风能发电已经成为一种稳定的电量。这得益于风力发电设备系统内部的变流器,它能够改变电流的赫兹,将不稳定的风能电流变得稳定,所以“5%的共识”在发生改变。“我国电力部门去年就提出在2050年,国家总发电量的比例中,风能发电总量将占到12%。”

“我国通过风能发电的电量还不到总电量的1%,而我国又拥有丰富的风能资源,因此发展风力发电大有可为,但‘一口吃成胖子’的做法并不可取。”姜久春说。

“由于我国风电设备制造技术的滞后和风电站现存的一些问题,建设千万千瓦级的大型发电站不能操之过急。”苗海龙认为,国家发改委提出的“未来一段时期”不是短短几年就能办到的,可能要花几十年时间。

关键词:

甘肃

,风电

,三峡

荨麻疹
淋病
拔罐减肥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