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

什么是微软设计微软

2019年06月13日 栏目:教育

什么是“微软设计”? - 微软Microsoft这个如今拥有38年历史,年销售额超过500亿美元,9万多名员工(除并购诺基亚)的科技巨头

什么是“微软设计”? - 微软

Microsoft这个如今拥有38年历史,年销售额超过500亿美元,9万多名员工(除并购诺基亚)的科技巨头,在互联后PC时代面前的懈怠,常年被主流媒体、业内专家所诟病。在移动和业务不见起色下,总会相隔一段时间迎来内部人事的重大调整。刚刚过去的核心高层重组距离上次不过短短5年的时间,现在人们谈论的焦点不再是那个曾经呼风唤雨在西雅图上空迎风飘扬的四色旗帜,而是那个失去Steve Jobs的Apple Design以及要把好莱坞惊艳的科幻电影搬到现实的Google小子。

而如今的Microsoft势头真的犹如专家媒体口中所分析的那样已经过气了吗?而在另一端消费者那儿,Microsoft真的已经显得无关紧要了吗?今天,说说我所了解的Microsoft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很有幸,每年我都去Microsoft几次,有时纯粹是朋友带着参观逛逛、有时则是公事。

重新塑造

从我看见Windows 8出来的那一刻,微软从头到脚就像是准备来一次彻底的大变样,挥别过去。从微软Windows Logo第二个版本历史一路演变至今,从来没那个版本像这次隆重的请来美国知名的平面设计公司「五角星」咨询重新设计Windows视觉品牌传达。这个透视感极强的新Windows品牌设计,让人很喜爱。原来的四色块旗帜被重新定义成一种颜色的几何形状,一眼望去,它就像不知从那横空飘来的视觉感受,震动你的感官。

这种重新变动公司品牌鲜为人知的举动,都反映在那些常年不见起色的快没竞争力的老企业身上。而微软的大变革是否能从中走出来,很多人都不看好。他的第二大赚钱业务Office logo品牌相应也全部更换,新一代的Office logo看得出全部围绕一个主题风格来设计,那就是:Windows。就连版的微软官首页和旗下所有站几乎全部采用了Windows Modern大色块的平铺设计,在统一风格、统一设计上,我觉得这次微软做得彻底了。

新的Office标识设计,看起来比过去所有的版本都显得让人耳目一新。但具体到Office旗下那十几种套件,某些Logo的设计看起来很不理想,缺乏整体的线条视觉之美,有的设计看起来过于草率、有的不够大方。私下,我重新给这个上亿级别的明星软件设计了一套全新的品牌识别Logo。

Windows 8 Modern由Windows Phone 7慢慢演变过来,这也是Windows版本历史上的一次变动,这个与过去95、XP、7的历届版本设计相比犹如天壤之别,而变动的源头来自重组振兴的移动智能系统。这也是微软在娱乐消费软硬件追赶对手的一次次挫败中,积累下的后果所致。不过在看惯了业内对于那套陈旧的界面设计时,不管Apple从Skeuomorphism到Flat Design过渡、还是Google的Holo,微软的Modern一经推出就让人眼前一亮,摸到手的印象就是界面还能设计成这样。

Modern这个来自机场清晰简易的指路牌的设计灵感,没有给微软今天在移动终端和新一代Windows赢来丰厚的市场回报。但作为一种新颖的设计风格,他打破了所有商家在设计用户界面时必须遵守的那套陈旧的设计规则,如:App Logo大小必须按多少像素设计、永远都是正正方方的、App排列必须4个一排等。单独从「设计」角度思考,这是微软的贡献。

除了在用户界面上的推陈出新外,在工业实体产品设计上,微软都带有「Microsoft」一股牢牢的印记。如,他涉及的硬件业务Surface平板电脑后盖可翻开的支架设计,我曾经在早期的另一篇文章里说过:微软设计产品不会像Apple那样非常在意产品线与线之间的流畅。Surface如果让Apple来设计,不会在后盖开一个槽,做成一个支架方便用户摆弄,再套上Touch Cover就成了笔记本。这种折中的方案,就是微软一贯设计产品的思维,一切以功能使用「体验」来考虑。

微软从80年代建立的鼠标硬件业务,他的Arc系列鼠标也采用这样的思维来设计,Arc Mouse可折叠的尾部大大缩小体积便于随身携带、Arc Touch的折叠控制电源开关,这个鼠标的特别设计在于可折叠的尾部采用高韧性的杜邦公司POM材质能够经受用户上万次的折叠与摩擦。由于出色的材质设计和舒适性为它赢来了Red dot 2011 Product Design Award与IDEA 2011金奖。

在我看到过的所有制造鼠标的商家中,Apple纯粹为「美」而牺牲功能性,微软更塑造强有力的功能便利性。在鼠标的设计和应用领域,要么好用难看、要么好看不中用,艺术与工程的融合似乎很难在这儿产生交集。

那些来自科幻里的设计

每年的三月,在微软西雅图Redmond总部举办的TechFest,聚集着来自他所在的全球六大的研究院一年里研究的成果。这六大研究院,以攻克计算机领域难的命题为使命为微软的产品做长期的储备,每届我都会去看看。其中在2010年那届,有几个Demos让我重新认识了一次计算机的神奇魔力。

如:Natural User Interfaces with Physiological Sensing通过在手臂上的传感器(遥感技术)来解读人体与计算机间产生的信号交流,以此来激活手指手势在计算机里的空间与表面推断反应,并使身体全方位的器官成为计算机的硬件设备,这样我们无需使用鼠标、键盘也能与计算机自由流畅的相互沟通。这听起来很像今天Kinect、Leap Motion、Google Glass在做的事。的确,三年前微软研究的自然人机交互界面原型,今天已经被另外几家走在前端的公司实现。

值得注意的是,在如今所有这些“穿戴设备”、通过手势代替一切硬件设备横行的时候,Kinect是个真正意义上推出的成品,从2010年11月初首发到年底,短短的两个月kinect的销售量达到惊人的800万。空前的反响,它的销售速度超过了当年Steve Jobs发布的iPad,让Kinect收进了当年的吉尼斯世界纪录。2011年微软在自己的Showcase广告视频站上发布了一个Xbox 2010 Year in Review视频,从这个视频里面你可以感受看到Kinect一经推出时,人们疯狂的兴奋感。它解开了游戏的双手,就像如今如火如潮的Google Glass要解放人们手里的理念一样,令人惊艳。

2010年那届TechFest另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就是Mobile Surface ,一个摄像头、一个微型投影仪,就能组成一个功能强大的计算机。通过投射下来的虚拟界面,讲双手放在上面进行人机互动,就像你平时在平板电脑上面那样轻松自然。这个Demos特别的就是它省去了传统的显示屏,完全在投影投射下来的幻觉界面中进行任务。

三年后的今天,这项技术依然还在实验室中,它的潜力让我们可以预见将来你客厅的墙壁、桌子、床上就是你的PC,你只需拥有一块干净的表面,加上Kinect手势感应,可能今天所有用到的一切硬件设备:键盘、鼠标、显示屏等到那时全部浓缩在一个大小的微型盒子上,就能完成你所有今天跟PC的互动,这是一项前所未来的人机互动革命。也许Google Glass的理念已经把今天的人们提早带到未来,但我认为它只局限在「分享」任务上面会发挥超乎寻常的作用。但作为一款让人们看得见摸得着很直观的与PC互动,Mobile Surface + Kinect的融合就代表未来的PC。

还有一项非常有突破的技术就是来自去年TechFest上面一个「IllumiShare」Demos,它实现了两个不同地区的人透过同一个虚拟界面就能身如其境的进行互动,如同对方就在你身前。这个技术的亮点就在它突破了我们在传统PC上通过一条条已设计好的界面对话框跟朋友交流。而这个技术,它做到了身临其境。

结尾

在后PC时代,消费级娱乐硬件上面,微软不如Apple能把工程和艺术结合得这么令人赏心锐目,又能及时把握用户的各种需求做到与众不同。我非常欣赏艾斯林格的《A Fine Line》(《一线之间》)开头一篇来自迈克尔·莫瑞茨的一句话:

“品位”可以获得巨大成功,设计和生产可以成为灵魂伴侣,一个人的眼光可以塑造一个产品甚至一家公司。终设计出的产品可以改变公司的命运,同时还成为我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伙伴。

今天的微软,也在试图重塑自己的品牌品位,亮蓝的Windows、深红的Office、从Windows Phone 7到Windows 8、从Arc Touch触摸到Kinect体感;另一方面,有来自一些看不见摸不着的产品,在充当着行业的幕后推手。微软研究院分布在全球耀眼的那些科技与教育地带,每一次次新产品的迭代都能让我感受到微软的一点点不同。

铜钱癣
颌周蜂窝织炎
自适应建站